top网文 小说大全 芜凰徐芷歌芜歌-芜凰晨晓晨全文阅读

芜凰徐芷歌芜歌-芜凰晨晓晨全文阅读

小编带来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。

芜凰徐芷歌芜歌-芜凰晨晓晨全文阅读

小说大全芜凰晨晓晨主角:徐芷歌 芜歌时间:06-21立即阅读字数:426795

《芜凰》是由网络作家晨晓晨倾情打造的一部古言虐恋小说,主人公是徐芷歌。讲述的是她本是晋朝的第一闺女,应该受尽宠爱,平安顺遂一生,可就在她快要满十六时,一场阴谋来袭,毁了她,她只是一个女子,却被迫成为男人争权斗利的工具…

精彩章节

芷歌这般光景如何能去金阁寺?灵柩前,富阳公主刘芙蓉,一把攀住丈夫,乔之,你快去劝劝父亲!哪怕是守孝诵经,也不急于今日啊!

徐乔之一身重孝,定定地跪于灵柩前,直直地盯着母亲的牌位。他的母亲,出身名门,身为兰陵潘家的女儿,以当年徐羡之的地位并不足以匹配求娶。而母亲刚烈,就是相中了父亲,毅然下嫁没落的徐家。待父亲发迹,潘氏族亲无不艳羡母亲,可世事难料,谁又想得到贵为一品诰命,竟会沦落到这般结局?

身为人子,他竟眼睁睁看着母亲不得善终。他的胸腔里似燃了一团火,道不清是仇还是恨。不是没怨过父亲,但转念,以母亲刚烈的性子,那三丈白绫已然是不可更改的结局。最可恨的还是那姓刘的!

乔之!芙蓉眼见丈夫无动于衷,愈发着急,芷歌如何受得了这路途颠簸?父亲如何能这般狠心?哪怕要送她去庙里,也等她身子好一些啊。

徐乔之总算回了神,缓缓扭头看向妻子,因熬夜密布血丝的眸闪着克制的恼恨:公主该回宫问问你的好弟弟,如何能这般狠心,逼得她走投无路。

芙蓉心虚地垂了睑:我问过,也劝过了。可她张嘴,她堂堂公主,在夫家一向受敬重,当下是她从不曾经历的难捱。

徐乔之指着堂前的灵牌,含着泪低吼:要不是娘,死的就是芷歌。你以为我妹妹待在京城就能好过?世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!要不是金銮殿上的那位指使,狼人谷会敢动我徐家的女儿?!

芙蓉愕住:你你是说?她直摇头:不,不会的!

乔之噙着泪冷笑:刘义隆口口声声等我妹妹长大,过了及冠还不娶妻,演得是一往情深。可分明是蓄谋已久。袁湛的女儿捂到二十岁还没出嫁,就是铁证!

芙蓉的脸煞白。

他欺我辱我徐家在前,逼死我母亲在后,我徐乔之今生与他不共戴天!乔之恨声,你若心向母家,你我今日就签书和离,以后男婚女嫁再不相干!

富阳公主的马车疾驰进了瑞阳门,不及马车停稳,公主跌跌撞撞地冲下车,一路疾奔承明殿。

不待太监通传,她已冲进殿中。彼时,刘义隆正伏案批着奏折。

芙蓉立在殿中央,脸色苍白,眸子通红,鬓发都有些散乱,全然失了公主的凤仪。

义隆搁下御笔,抬眸看向姐姐,目光落在她的孝服上:皇姐是君,徐家是臣,君臣之礼不可废。皇姐无须为徐夫人守孝。来人!伺候公主除下孝服。

宫人领旨上前。

都给本宫退下!芙蓉低喝,泪滑落脸颊,她拂了去,皇上,我想跟你单独聊两句。

茂泰瞄一眼主子的神色,挥手领着宫人退了去。

义隆坐在御案前,芙蓉立在几丈开外。姐弟俩对视着。

许久,芙蓉才问出口:真的是你吗?

义隆眉目浅淡:皇姐何时喜欢跟朕打哑谜了?

你为何要这样对芷歌?哪怕徐家再势大,再碍着皇权,她不过是个女子,你哪怕不想娶她,也犯不着如此!你这样不留余地,置我和她于何地?!

义隆蹙了蹙眉,淡声道:皇姐若是在徐家受了委屈,大可回宫来。你是朕最爱重的公主,比徐乔之好的驸马多的是。

我问的是芷歌!芙蓉哽咽,我是看着你们长大的。姐姐不信,你对她毫无情意。徐家是怎样的人家,你很清楚,你这样做,会断了她的活路的!

年轻帝王俊逸的脸庞,并无半点动容,反倒是勾了唇:皇姐今日来,无非是担心自己的姻缘。身在皇家,皇姐你该明白,朕与徐羡之只有你死我亡,不会有翁婿和谐。皇姐若与驸马夫妻同心,无论朕做什么都动摇不了半分。

芙蓉泪眼弥蒙地看着弟弟:你当真铁了心?

义隆不置可否,起身踱下御案,走到姐姐身前,递出一方明黄色的帕子:无论何时何地,朕总记得皇姐当年待我的情意。

芙蓉未接那帕子,只流着泪问:那芷歌待你的情意呢?若没有她,你难逃平坂之危。

义隆的目光骤地有些虚空,言语却更是轻巧:故而,朕许她为贵妃。

你明知那不可能!芙蓉揪住帕子,顺势攀住了弟弟的衣袖,阿隆,算皇姐求你。我在徐家生活这么多年,徐家并无不臣之心。不是非斗得两败俱伤不可的。趁现在还有转圜余地,阿隆,你

义隆抽开衣袖,沉声打断道:徐夫人已死,还有转圜余地?

芙蓉张了张唇,半晌接不上话,终了只喃声道:婆母也是为了女儿才走了这条路。若能妥善安置芷歌,还是可以转圜的。

义隆讽笑,天生的桃花目染了几分刻薄之色:如何才算妥善安置?就因为她姓徐,这后位就非她莫属?再者,朕为何要转圜?

芷歌病了,这几天又不吃不喝,已经吐血两回了。芙蓉见帝王的面容总算起了些许波澜,愈发动之以情, 父亲执意送她去金阁寺。这样下去,她会死的。

她用力咬紧那个死字,然而,这并未能唤起薄情帝王的惜玉之心。一路来宫里,其实,她已料到会是这般光景。她的皇弟,肖极了她的父皇,生得一副公子如玉的皮囊,内里却是心如铁石。

她的小姑子,没救了。

她的姻缘她阖目,泪落连珠。豆蔻之年的那场初见,十有八九是公爹设计的,她心如明镜,却甘之若饴。被夫家利用又如何?她得偿所愿,与心之所爱相伴相依。她不悔,无怨。

乔之。她轻喃,睁开美目,环顾清冷蚀骨的宫殿,这个曾经的家,茂泰,帮本宫向皇上传个话。

她微微仰头,泪眸未干却笑意盈盈:出嫁从夫,我与乔之生同衾死同穴。言罢,她覆上近侍的手,一步一阶地走离皇城。

芷歌再度醒来,已是身处金阁寺。

她环顾四下,这是母亲在寺里礼佛的佛堂。香案上燃着的香,是开春时,母亲领着自己和一帮丫头婆子一起亲手制的。

那香,缥缥缈缈,清清淡淡,似全然不食人间烟火。

若非屋外喧嚣的打斗,她近乎以为她已随着母亲死去,到了佛陀言道的极乐之境。

她偏头,窗门紧闭。

小姐,你醒了?!守在一侧的嬷嬷听到动静,迎了过来,激动得直抹泪,醒来就好,醒来就好。渴吗?饿不饿?边说边托起病榻上的人,又是喂水又是喂米汤。

芷歌乖乖地由着嬷嬷伺候。昏迷时,她也是这般乖顺地由着他们灌汤喂药。

她没资格死。

屋外的打斗,毫无停歇的征兆。

芷歌抬了疲沓的睑:屋外何事?

她的声音比缥缈的香烟还要轻,听得嬷嬷又是一个劲抹泪,直恨声道,那个贼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找到这儿来了。小姐您放心,有心一大师在,不会叫他再得逞。

贼子?芷歌脑海冒出那瓣幽冷的银色面具:狼子夜?

嬷嬷切齿:老爷少爷正愁逮不着他,他自己找上门来送死,心一大师不杀生,府里的侍卫可不是吃素的。

咳咳嗓子干得冒烟,芷歌忍不住干咳,身子轻飘飘的,这一咳,魂魄好像都要被咳散了。

小姐!嬷嬷赶忙托起她,为她顺背。

屋外的打斗,随之也骤然停了。

徐芷歌!粗噶低沉的声音,像从额鼻地狱传来的。

是狼子夜。

芷歌止了咳,脑袋无力耷在嬷嬷的臂弯里:明妈,让他进来。

明嬷嬷呆住:小姐?!

芷歌抬眸:娘临走前,是把我交付了妈妈你吧?

明嬷嬷那双红肿的眸又渗出泪来:往后,老奴会守着小姐,寸步不离,但凡老奴有一口气在,都由不得他们再伤着小姐半分。

既守着我,往后便听我的。让他进来。

狼子夜进到厢房,迎面就见那张嵌在泥黄软枕里的苍白面容。

不多短短几日,金阁寺山门下的那个明艳少女,似脱了人形,憔悴如一朵已近凋零的木槿花。

银色面具掩住的那双深目,微微敛了敛,他止在几丈开外,远远看着她。

她也正看着他,那两汪秋水剪眸似一夜老了去,蒙了一层清冷拒人的沧桑雾气。

明嬷嬷不解自家小主子何以要见这个贼子,为保全小主子名声也罢,性命也罢,她守在榻前,端着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。

狼子夜全然无视那嬷嬷:赌局,你输了。

那张苍白的脸,如一汪死水,未掀半点涟漪,若非银甲遮蔽,狼子夜该是蹙了眉的。

芷歌凝视着眼前这个毁她一生的贼子:你是为赌注而来?不等他回答,她勾了唇,绽出一丝讽笑:想娶我,也不是不可以。

小姐!明嬷嬷按捺不住,低喝出声。

芷歌将那丝扼死人的讽笑,绽放得更刺骨:听说,狼人谷的杀手,自入谷之日便戴上面具。普通杀手戴铁甲,少谷主戴银甲,谷主戴金甲。铁银金甲,非殒命之时不得摘下示人。你若以面上银甲为聘,再加那两人的首级,我可代父兄应下这门亲事。

她的声音又轻又虚,每个字都似飘在香烟上,听得嵌在银甲中的深目,愈发阴沉了几分,哪两人?

明知故问。芷歌抬眸,眼眸流转间竟染了一种虚弱至极的凄楚媚态,你既不敢,谈何娶我?

她的目光越过墨黑的肩头,滑向杵在门口的那袭泥色僧袍,心一,杀生是罪过,但不杀滥杀无辜的刽子手,更是罪过。心一,杀了他。

徐施主,你疾在心中,该静心休养。清隽的少年和尚双手合十,轻喃一声,阿弥陀佛。

殷红的血顺着苍白的唇角滑落,芷歌死咬着唇,却也止不住那血红的漫溢。

狼子夜闪身冲了上前,抢在明嬷嬷之前,夺过芷歌的手腕。

放明嬷嬷被点穴定住,那个肆字卡在了嗓子眼。

芷歌抽手却无力挣脱,只能眼睁睁由着那冰凉的指搭上了自己的腕,心她开口要唤那和尚,却叫翻涌的血气淹没掉了声音。肩窝一疼,是那贼子封了她的大穴。

友情提示: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,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,希望本文您能喜欢,谢谢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top网文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心跳文学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