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网文 小说大全 凌依然萧子期小说-凌依然萧子期全文免费阅读

凌依然萧子期小说-凌依然萧子期全文免费阅读

小编带来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。

凌依然萧子期小说-凌依然萧子期全文免费阅读

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小说顾家小竹-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最新章节罪妻来袭:总裁很偏执顾家小竹主角:易瑾离 凌依然时间:05-10立即阅读字数:720000

主角凌依然萧子期的总裁小说名字叫做《罪妻来袭:总裁很偏执》又名《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》,由作者顾家小竹倾力创作,小说讲述的是因为一场变故,凌依然经历三年冤狱,出狱以后,生活艰难的她,从风光的律师沦为落魄的环卫工人,曾经说好要陪她一生一世的萧子期,却在这个时候,把她无情地丢弃,奔向另一个女人,而此时独身一人的她,意外遇到并爱上那个叫易瑾离的男人,她万万没想到,她三年的牢狱,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精彩章节

只是一直等到晚上9点多,他却还是没有回来。凌依然心中有些急了,怕出什么意外,可偏偏对方的身上并没有手机,让她连想打电话联络一下都没法联络。

凌依然干脆走出出租房,来到了小区的正大门处,不断地左右张望着,希望可以快些看到她所期望的那抹身影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终于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朝着这边走过来。

阿瑾!看着这身影走近,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易瑾离看着朝着他奔过来的身影,不禁有些微微一怔。

他看着她奔到了他的跟前,微微地喘着气。她的脸蛋被冻得通红,但是那双杏眸却晶亮亮的。

太好了,你总算回来了。她道。

阿姐,你是在等我?他看着她问道,手指轻轻地划过她的脸颊,那份冰冷沁入他的指尖,看来,她应该是在外头等了有些时候了。

是啊,你这么晚没有回来,我好担心。还好,你平平安安地回来了。她笑了笑道。

他眸光微微流转,她在担心着阿瑾,而非是易氏集团的易瑾离,只是不知道将来她若知道了他就是易瑾离,可还会这么担心他。

掀了掀唇角,他道,传单发得有些晚了,阿姐的手也冷了吧,我帮阿姐搓暖和些。他说着,双手执起了她冰凉的手,拢在掌心中,学着她上一次的样子,手心摩擦着她的手背。

凌依然只觉得手心渐渐的温暖了起来,明明是那么冷的天,但是却好暖。

阿瑾,有你真好。她低喃着。

他唇角弯弯,那么阿姐就记住这句话了,希望将来别后悔说过这样的话。

一定不会后悔。她道,好了,我手已经暖和了,我们回屋子里去,我把饭菜再热热。她拉着他走进了小区,并没有注意到在小区门口那条街的拐角处,停着一辆黑色轿车。

而此刻,车上的高琮明不敢置信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。易爷居然在给一个女人暖手呃,刚才那动作,应该可以称之为是暖手吧。

他可从没见过易爷对哪个女人做出过这样的举动来,就连那位曾是易爷未婚妻的郝梅语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待遇。

可现在,易爷居然对这个凌依然这样做了,这个凌依然还是郝梅语那场车祸的肇事者!

再联想到之前易爷亲自去会所的门口接着醉酒的凌依然的情景,高琮明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使了。

易爷到底是怎么想的?而凌依然,在易爷的心中,又占据着几分的位置?

第二天,高琮明在总裁室对着易瑾离汇报行程和工作事宜的时候,眼睛总是忍不住地朝着易瑾离的手瞥去。

易瑾离的手很漂亮,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就连身为男人的高琮明,都会觉得自家上司的这双手着实好看。

高琮明曾经见过这双手毫不留情的掐着别人的脖颈,几乎要了那人的命,亦可以任由着淋漓的鲜血淌满着手,让人颤栗到起鸡皮疙瘩。

可却从未见过这双手去给另一双手取暖的,尤其是,那双手的主人,还是一个坐过牢的女人。

我的手怎么了?易瑾离的声音骤然响起在了高琮明的耳边。

啊,没什么。高琮明回过神来,赶紧移开了视线,把一张请帖递到了易瑾离的面前,这是郝家的请帖,郝家和萧家联姻,两周后,郝以梦会和萧子期订婚,郝董事长是希望易爷您能参加。

订婚?易瑾离瞥着这张请帖。

他自然明白郝家送来这张请帖的用意了,毕竟郝家已经身故的大女儿郝梅语曾是他的未婚妻,和萧子期却和肇事的凌依然曾是男女朋友,郝家这是想要看看他这边的态度了,那就去看看吧。

高琮明记下。

下午的时候,高琮明陪着易瑾离来到了市内一所私立医院,能进这家医院的,通常非富则贵。

高琮明站在病房外,易瑾离推开了病房的门,缓步走了进去。

高琮明知道,里面此刻在病房中的那个老人,曾经叱咤风云,在深城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但是唯一的儿子却为了一个女人,离家出走。

多年以后,回到易家的,不过是一捧骨灰和一个孩子而已。

病房内,易瑾离看着病床上的老人,这个他该称之为爷爷的男人,穿着一身病服,手背上还挂着点滴,日渐衰弱的身体,看上去有些干瘦。

你来了啊。易老爷子看着唯一的孙子道。

嗯,我来了。易瑾离应了一声。

祖孙两人,就这样静静的面对着面,而两人仿佛对这种无声已经很熟悉了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易老爷子才打破了这份沉默,我听秘书说,郝家和萧家要联姻了?即使老爷子住院期间,但是他的秘书还是会每天汇报一些重要事情告知他。

两周后订婚,已经发来请帖了。易瑾离道。

你打算去?

为什么不去?他反问道。

易老爷子双眼突然盯着眼前的孙子,过了良久,蓦地笑了起来,好、好,你不像你父亲。

自从郝梅语死后,这三年,孙子并没有再和什么女人交往,易老爷子还一度担心孙子会像儿子那样,为了一个女人,深陷在情感中,然后会无法接受郝家萧家的联姻。

毕竟,萧子期的前女友,是害死了郝梅语的人。

易瑾离自然明白老爷子所说的不像是指什么。是啊,我不是他,也不会像他。

易老爷子突然一把抓住了易瑾离的手腕,布满着皱纹的苍老手指,像是用尽全力似的拽住,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,永远都不要学他那样,他当初要是肯听我的话,也不至于会

易老爷子咬牙切齿,眼中闪过着一抹恨意,那手指在对方的手腕上,掐出着深深的红痕。

易瑾离却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痛似的,唇角边缓缓地扬起着一抹嘲讽似的笑容。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,去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,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,卑躬屈膝,卑微到尘埃中。

友情提示: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,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,希望本文您能喜欢,谢谢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top网文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心跳文学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