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网文 小说大全 木槿花西月锦绣六子是谁-木槿花西月锦绣六子结局

木槿花西月锦绣六子是谁-木槿花西月锦绣六子结局

小编带来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。

木槿花西月锦绣六子是谁-木槿花西月锦绣六子结局

小说大全木槿花西月锦绣海飘雪主角:花木槿 原非白时间:05-11立即阅读字数:58262

《木槿花西月锦绣》是热播剧《长相守》的原著小说,小说中的护国六子分别是:齐放、花木槿、花锦绣、宋明磊、姚碧莹、于飞燕。结局中,姚碧莹被宋明磊坑,阴差阳错误会花木槿多年,最后,她死于一场阴谋中。宋明磊得知身世,自杀在花木槿、于飞燕面前。齐放一生未娶,为帮助花木槿,他落下满身残疾,甚至连记忆都失去。花木槿、花锦绣都当了太后。

精彩章节

燕子军直插皇城永安门外,与契丹生力军狭路相逢,当第一轮猛攻开始时,于飞燕的锦绣一号重创契丹铁骑,血肉横飞,惊破皇城。

三天之后,燕子军弹药用尽,便以一敌五,展开了惨烈的肉博战,于飞燕身先士卒,率领着燕子军和皇城守军击退了契丹的一次又一次进攻,经过了五天五夜的英勇奋战,保卫了京都城-东庭的心脏。

契丹被逐回了黑龙江以北,经过锦绣一号的战役,无论皇室贵胄,还是庶人平民,粮田尽毁,宗庙夷平,燕子军所率精锐几乎全军覆没,幸存者不过五十余人,而一直采取观望态度的窦氏南军却隐在南城,不损一兵一足。

振奋人心的京都保卫战刚刚结束,窦英华便煽动那些因战事毁坏田产的贵族大臣们,狠狠参了于飞燕一本,理由是糟踏良田,毁坏宗庙,图谋不轨。

永业三年大年初一,京都保卫战的第一功臣于飞燕,由上骑都尉罢为兵部废员,待罪家中,后经原氏一党力保,才由罢兵部废员改作降职五品校骑都尉,即日谴返玉门关,镇守河朔。

永业三年元月初三,我携着齐放和韦虎在西安城外迎到了被赶回驻地的于飞燕,他身上仍然着赤金战袍,铠甲伤痕累累,血迹斑斑,自打赢胜仗后,为安抚皇族,除去众臣疑心,于飞燕只带了两个亲随,缴械进皇城,然而迎接他的是当即下狱的圣旨,直到接到被遣返原驻地的命令,他竟无一点时间换一身衣服。

于飞燕看到我似乎有些惊讶,立刻下了马,他的眉宇间多了一丝憔悴,但虎目依然如炬,本来充满惊喜地想跑过来给我一个熊抱,但忽然想起了什么,低头看了看自己左肩鲜红的纱布,狼狈的铠甲,就不好意思的笑了,退了一步,尴尬地放下了伸开的双臂,踟蹰地看着我,我不由一阵心酸,热泪淌下,一个箭步飞奔上去,紧紧抱住了他:大哥,你受苦了。

于飞燕浑身一震,双臂慢慢环上我,然后越来越紧,他的大手按着我的脑袋,就是不让我抬头看他,只听他低沉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:四妹,大哥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。

我帮着于飞燕清洗伤口,又让齐放将那五十二个京都保卫战幸存下来的燕子军亲随安顿住下,谴了素辉去玉北斋请碧莹,一阵忙乱方才落定。

晚饭时分,碧莹果然到来,我们二个女孩自然是大骂窦氏黑心黑肺黑肚肠,祸国殃民,残害忠良,然后又是对着于飞燕心疼地流泪一番,难为于飞燕却乐呵呵道:我现在活得不是好好的吗?你二人且收了眼泪吧,莫要以为眼泪水不不值钱的,殊不知女儿家的泪水可比金子还贵咧。

我们二人这才破涕为笑,我拉着他们到我以前住的北边的屋子三人一起用了饭,于飞燕说在狱中,只有宋明磊冒死见过他一面,并卖通大理寺的狱卒善待于他,问起妹妹们的境况,宋明磊言辞闪烁,似有难言之隐,于是他有些焦急地问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碧莹面色黯然地看着我, 而我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,口中的饭粒竟如同嚼腊一般,一向温柔的碧莹却猛地放下了筷子,咬牙切齿地说道:还不是那黑了心的原非白。

我惊诧万分地看着碧莹,她冷静地道出了原非白和生生不离,我心如刀绞,只见于飞燕呆在那里看着我,满脸震惊和不信

我努力挤出一丝笑容,道了声:我给大哥去盛碗汤。连披风也没穿,便飞奔出来,我来到梅苑中庭,用双手捂着嘴使劲不让抽泣之声传出来,如果玉北斋的情报网已经知道了我中了生生不离,这就是为什么非珏不来找我了吗?难道他以为我会故意勾引他,让他废了苦心修练的武功吗?所以他不要我了?于飞燕会怎么看我呢?

里间传出一声巨响,我的心一慌,提着裙子又跑回去,只见一桌好酒好菜都被掀反在地,于飞燕站在一片狼藉之中,额头青筋暴烈,一声暴喝:原家,原青江,欺人太甚了。

我泪如泉涌,赶到门外,让于飞燕的亲随守在门外,不要让西枫苑的冷面侍卫过来,看向吓得发傻的碧莹,颤声问道:你是如何知道我中了生生不离的?珏四爷知道吗?谁让你告诉大哥的?

碧莹扁了扁嘴,流泪委屈道:是宋二哥说的,我不知道果尔仁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,就在你中了生生不离的那天,他就告诉珏四爷了,他不让我告诉任何人,可是我知道你和珏四爷两情相悦,木槿,我们不要再留在这里了,让大哥带我们离开这里吧。

离开?我看向于飞燕,他的虎目圆睁,看向我却出现了一丝希冀,他握着我的双肩,坚定道:木槿,我们走吧,这个世道越来越不太平了,窦家和原家迟早要火拼起来,若是原家倒了,满门抄家灭族,我们小五义跟着遭殃,便是原家胜了,我们小五义也难全身而退,不如现在就走,我在江南和老二已置下田产,管他什么生生不离,大哥陪着你一辈子,也定能保各位弟妹们生活无忧。

离开原家,泛舟江湖,去过那无忧无虑的田原生活?多么美丽的理想,我微笑地摇摇头:大哥,你带碧莹和二哥走吧,我不走。

那是为何?碧莹和于飞燕看着我同时出声,于飞燕闷闷道:莫非是怕那生生不离。

我平静地笑道:因为锦绣,我看向碧莹,而她却疑惑地看着我,显然她还不知道锦绣和非白的渊缘,锦绣为了非白愿意吃任何的苦,然而可怜的她却不知道原青江已了然非白和她的关系,甚至下药来要挟她的姐姐,若是我们都走了,锦绣的未来又当如何?我打定主意,便缓缓说道:我也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,可是现在锦绣已是候爷的大妾,她是断不会走的,我要留在这里陪着锦绣。

于飞燕慢慢放下双手,脸色十分难看,碧莹也很失望地瞧着我,一顿宴席不欢而散。

次日,我同碧莹送别燕子军,于飞燕又对我和碧莹提了一次离开原家,而我竭力主张于飞燕带碧莹和宋明磊先走,那样也能为日后的生活寻个根基,于飞燕长叹一声:三妹意下如何?碧莹看了看我和他,温柔一笑:若没有小五义众兄妹,碧莹早就一命归西了,一切都听大哥和木槿的安排。

于飞燕看着她笑了:一人为五人,五人为一人,大哥温决定留下来过了陪着四妹五妹过了窦家这一关,三妹愿意吗?

碧莹笑得更是甜美可人,阳光微洒,称得她那琥珀的眼瞳流光溢彩:只要众兄妹不要嫌弃我这个最没用的人,我吃再大的苦亦甘之如饴。

我的喉头一下子哽住了,热泪盈眶,紧紧拉住碧莹和于飞燕的手,千言万语,已是泣不成声,于飞燕一会儿擦我的眼泪,一会又去抹碧莹的脸,手忙脚乱中,乐呵呵地傻笑着,身后那几个幸存下来的燕子军士兵也忍俊不禁。

分别的时刻终于到了,于飞燕跨上那匹跟随他多年的西域战马乌龙,对我们俯视着,坚定地说道:二位妹妹千万珍重,飞燕此去定要击破突厥,缴灭窦家,好还天下苍生和小五义兄妹一个平安之地。

我们三个互相举着v字型的指头,含泪而别。

永业三年,元月初十,已药食不进多日的窦太皇太后,忽然睁开了眼睛,太医认为乃是回光返照,于是急请正皇城楼上慰问百姓的熹宗入宫,窦太皇太后弥留之际,留下遗诏,要熹宗在她百年之后定要厚待窦家,罪无论大小万不可抄家灭族,然后召见窦英华与窦丽华,留下先帝所赐的免死金牌,叮嘱窦英华再三:今上弱,原氏世之枭雄,吾薨日,必是吾氏灭门之日,汝能诛之,即当诛之,然窦氏侍奉轩辕氏三百多载,必当尽忠职受,万不可谋逆篡位。言罢,撒手人寰,享年八十二岁,熹宗哀恸万分,窦皇后更是在凤床前哭晕过好几次,于是东庭皇朝限入了新皇继位后的第二次国丧。

友情提示: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,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,希望本文您能喜欢,谢谢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top网文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心跳文学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