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网文 心跳文学 宝贝叫出来再大声一点  自己撅起来扇肿

宝贝叫出来再大声一点  自己撅起来扇肿

本文带你全新的文学体验。

宝贝叫出来再大声一点  自己撅起来扇肿  

宝贝叫出来再大声一点自己撅起来扇肿

我回到地面上暗暗发誓,这种经历有一次就够了,我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,说不害怕那绝对是睁眼说瞎话。

夏岚和我围着骨头仔细研究着,上面歪歪扭扭刻着不少符文,我指认出了其中一个像小的字。

我和夏岚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一个所以然,倒是王妍在四周的几棵树上发现了类似小的符文。

我看了一下怀表,快到中午12点了,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,我带着王妍和夏岚继续朝北偏西的方向前进。

夏岚拿回了自己的铁棍和水壶,她走在前面和王妍聊的可热闹了。

看着她两的热乎劲,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,女人心,海底针!

当我们翻过山丘,一处铺满鹅卵石的沙地上出现在我们眼中,一条波光粼粼的河流由西南向东北缓缓流入大海。

入海口经过河水长年累月的冲刷,形成一个三角洲。河流的对岸是一片沼泽地,郁郁葱葱的红树林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。

一条条鲟鱼争先恐后的从海中游来,它们沿着这条河水逆流而上,王妍和夏岚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景象,两人脸上都浮现出惊喜的神情。

突然王妍问我:陆远,你一开始就知道往西北走就能找到入海口,对吗?

我笑着回答道:还记得那条小溪吗?棕熊抓鲟鱼吃的小溪。小溪的流向是自西南向东北,我们只要沿着密林往西北方向找,就一定能找到鲟鱼回游的入海口,而且西边那座高/耸入云的山峰也是最好的参照物。

忽然夏岚问道:鲟鱼洄游能持续多长时间?

我想了想回道:中华鲟洄游持续的时间是两个月,现在是九月初,不知道这种鲟鱼洄游能持续多长时间。

这么说来,咱们暂时不用为食物的问题发愁了。王妍开心的蹦了起来。

我苦笑着摇摇头,现在只能乞求老天让鲟鱼洄游的时间持续的长一点。

我顺着河岸仔细的探查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野兽出没的踪迹,这里应该比较安全。

如果想要造船,入海口的冲击沙地上是一处不错的选择,当涨潮的时候海水漫过沙地,就能将船舶带入大海,我们也就能离开这座荒岛了。

不过现在我们手上像样的工具只有一把军刀,想要造出承载六个人远航船只,任重而道远啊!

我们先要制造出工具,然后再搜集材料,期间的种种困难,想要克服完成,没有个两三年根本不行。

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感慨,果然,饭要一口口吃,路要一步步走。

河流里面的鲟鱼密度真的很大,我随便用铁棍一叉就能刺到一条。我一连刺了三条鲟鱼,王妍和夏岚生起火来,开始烤制鲟鱼。

我和王妍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昨晚的尴尬逐渐消磨而掉,我们似乎都有意将那件事情隐藏到心底。

福利文学

吃完午饭,我又刺了六条鲟鱼,我掏出怀表看时间差不多了,让王妍处理干净后,我用藤条穿过鱼鳃把它们拴在铁棍上,挑了回去。

黄昏时刻我们回到了山洞,蒋丹丹无聊的守在我们昨晚做饭的石板边,石板上面躺着几个可怜的蛤蜊。

蒋丹丹一看我们回来,立马站了起来,她两眼发直的盯着我铁棍上的鲟鱼。

今天干活没有?我问道。

蒋丹丹趾高气昂的指着洞口的柴火堆,说:这些可都是本小姐搜集的。

我看着蒋丹丹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,这个大小姐总算是开窍了。我把鲟鱼交给王妍和夏岚,她们开始准备晚饭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林仙儿搀扶着张喜儿回来了。

张喜儿脸色苍白额头冒汗,一副病怏怏的样子。

我赶紧上去掺住了张喜儿,问:怎么回事?

林仙儿说:回来的时候,她在密林里被蛇咬到了大腿。

我看向张喜儿的大腿,大/腿根内侧有两个针眼大小的牙印,在往上系着一根草藤,我赶紧把张喜儿放到地上。

王妍、夏岚也围了过来。

林仙儿使劲挤了挤张喜儿的伤口,一股略微发黑的血从牙印里涌出,她松了口气说:还好不是毒性太大蛇,但也必须把毒血都给吸出来,我口腔有溃疡没办法吸。

我没有丝毫的犹豫,我趴到张喜儿的大腿就动口吸了起来,我一口毒血接一口毒血的往外吐。

其实吧我发现张喜儿的皮肤还挺滑的,特别是这美腿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top网文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心跳文学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