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网文 心跳文学 你轻点啊你得太大了|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 身体快要炸开了

你轻点啊你得太大了|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 身体快要炸开了

本文带你全新的文学体验。

你轻点啊你得太大了|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 身体快要炸开了

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,今年刚满十八岁,模样十分周正,前凸后翘,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,但是最近一个月闷闷不乐,因为她觉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,难以启齿。

一个月前,有个亲戚从城里给她带回来一辆自行车,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,但是每次她骑上自行车的时候下边就痒的厉害,晚上回到房里小裤裤上就会有黏黏的东西。

家里也没人给她说这些,那些东西臭臭的,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。

但是村里有个刘大爷很厉害,这些天她实在忍不住了,只能去拜托刘大爷帮帮忙。

刘大爷原名叫刘为民,今年四十好几,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,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。

但一次医疗事故老刘被无辜牵连,误判判了八年,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,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。

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,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,日子过得算是滋润。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,赶紧生个一儿半女,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。

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,风刮得呼呼的,镇上十分清冷,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看病。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,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,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。

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悦,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,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,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悦结合的话,以后生出来的孩子,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。

刘,刘大爷。李悦一进来,看到老刘之后,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,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,没敢正视老刘。

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悦的身材,她脸小小的,脖子修长,锁骨稚嫩,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,但腰却很细。

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,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,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。

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,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。只是细看一眼,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。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。

福利文学

小悦?找我什么事?哪里不舒服吗?过来坐,我看看。

李悦转过头来,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,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,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。

我,我想买药。

纠结了一会儿,李悦憋出了这么几个字。

老刘笑了笑,就问李悦要买什么药。

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悦接了一杯温水,递过去的时候,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悦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。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。

李悦内心挣扎了一会儿,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:止痒的

止痒?老刘笑了笑:哪儿痒?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。

李悦听老刘这么一说,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。

看李悦这么紧张,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,莫名的有点兴奋。

刘为民赶紧宽慰:别紧张,有什么说什么,这里只有我,没别人。

李悦深深吸了口气,用纤细的小指,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:这里

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,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,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,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,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特殊的味道,闻到这个味老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。

这,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?李悦将头偏向一边,抿着唇,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,余光看着老刘。

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,好奇怪,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,身子也渐渐难受起来。

可以,可以看病了。老刘吞咽了口唾沫,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,随后他慢慢凑过去。

啊,不要,大爷,不要碰啦,那个地方好脏哦。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体,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,有些微微的颤抖,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。

我妈跟我说,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,运气不好。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,一脸的纠结,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,于是好心提醒道。

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,心里有些愉悦,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,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: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,我啊啥都不在乎。

话音刚落,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,以看病为由,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,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,身体快要炸开了。

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,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,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,老刘一点都不怕,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,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,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,方便老刘看病。

刘大爷,我还有救吧?她觉得很奇怪,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,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,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,她都想要叫出声了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top网文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心跳文学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