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网文 小说大全 苏桃时温尽墨小说-苏桃时温尽墨美人劫卿本红颜全文阅读

苏桃时温尽墨小说-苏桃时温尽墨美人劫卿本红颜全文阅读

小编带来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。

苏桃时温尽墨小说-苏桃时温尽墨美人劫卿本红颜全文阅读

小说大全美人劫:卿本红颜云兮主角:苏桃时 温尽墨时间:05-23立即阅读字数:1025249

主角是苏桃时温尽墨的小说名叫《美人劫:卿本红颜》,是作者云兮倾力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,讲述了,苏桃时顺手救下了一个倒在血泊之中的男子,那人还是个瞎子。那个时候的苏桃时并不知道,自己的一生都会跟这个男人纠缠不清,在她因为美色而惹祸上身,颠沛流离时,正是这个眼睛看不见的男子血染白衣,穿过茫茫人海,来到她的身边,牵起她的手,给了她一生的守护。

苏桃时温尽墨小说精彩章节

日暮渐推,窗外的阳光斑驳透入,已经是傍晚却比清晨的阳光更加炽热,落在人身上莫名的滚烫。

偏房里什么都没有,与其待在里面躺上一天,倒是不如出来活动活动更有利于伤口愈合。

听着地上的脚步声,温涂本准备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,脚步轻盈几近无声,竟是苏桃时来了。

苏桃时手里端着一盅药,想到自己上午竟然没有仔细检查温涂身上的伤口好得怎么样了,不由得心里恼气,刚说完要救人救到底,竟然又出这种错误,眼下樱草又刚出去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,无奈之下只能自己来送。

敛眉敲了门低声道:温公子,我是苏桃时,前来给你送药来了,若公子方便的话麻烦让我看一下伤口愈合的情况,好给你换药。

温涂上前打开了门,多谢苏姑娘了。伸手接过药盅,步伐稳健,端时脚步平稳,果真是个练家子。

苏桃时垂眸掩盖了眼中思索的神色,看着温涂端坐在凳子上,纹丝不动,明明双眼是被遮住的,却让她莫名心悸。

四处的家仆被温涂前面都驱走了,一时间西偏房里竟真的就剩下她和温涂两人,温涂把药端起一饮而尽,见他如此干脆,苏桃时也心生好感,男人就该英勇,平日里见的那些想要动手动脚的娘娘腔算什么男人,喝个药都得靠人喂。

温涂为了不让苏桃时一个姑娘家难堪,自己干脆利落的解开了上衣,伤口从正面穿入,险些就要扎穿了整个肩膀,好歹也算医治及时,要不然得因为伤口发炎丢掉半条性命。

前几日温涂身上实在是太污浊,苏桃时也没有仔细看清,如今他又收拾了一翻,这才发现温涂后背尽是一道道伤疤,有颜色略浅的旧伤,也有前不久的新伤,偏偏他身上皮肤极白,着实显眼,更显得伤疤可怖。

点了根蜡烛放在一旁,小心翼翼的拆开了温涂肩膀上的纱布,内里虽然已经不流血了,但是血腥气仍然扑鼻而来。

仔细检查了一番伤口,愈合的还算可以,重新沾取了药膏给温涂重新敷上,苏桃时眼神专注,重新系着新纱布,屋子里一时间无人说话,显得有些寂静。

温涂也不是话多之人,只是孤男寡女独处难免有些尴尬,他在军中待了许久,也是第一次跟女人独处一室,感觉到苏桃时开始换纱布了,温涂清咳两声开了话茬:苏姑娘,你是一人独居府中吗?嗓子经过一天的温养已经好多了,虽然不及平时说话的音色,好歹也算正常。

苏桃时淡淡的嗯了一身,手上的动作不停。温涂更觉得尴尬了,于是又问:令尊和令堂呢?

像是有些意外,苏桃时止住了手,扯下纱布的力气用大了,正好划到旁边的伤口,令温涂闷哼一声。

苏桃时收拾这药罐,还是开口道:家母和家父在六年前…纤长的睫毛微微抖动,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还是不能忘怀吗?浅呼啦一口气平复心绪,又接着说:遇到山匪,双双殒命。语气淡漠,仿佛说的是别人的故事。

听苏桃时说完,温涂自觉说错话了,就要起身道歉,苏桃时却抢先开口说:你无须顾及,已经这么多年了,我也没放在心上的,毕竟人还是要活下去,而我一个弱女子,想要复仇什么的,根本是天方夜谭。

说完拎起收拾好的药罐就跨步离开,临了又回头说一句,声音冰凉:温公子,既然伤势好的差不多就早日歇息吧,过几日就要把你送出去了,毕竟我们苏宅是不欢迎男人的。

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,温涂怔怔的坐在椅子上,苏姑娘…这是真的生气了吧,也怪自己口无遮拦,没话找话。自己还是第一次惹姑娘生气心里颇为不好受。

苏桃时提着东西出了西偏房,迎面就听见门口的争吵声,这么晚了是谁在这吵架呢?听着声音有点像樱草,苏桃时一愣连忙赶过去。

果不其然,在大门口樱草正气的牙痒痒,双手叉腰柳眉倒竖,正破口大骂着一个蹲在门口的少年,你们到底有没有礼义廉耻,居然大晚上想闯进来,你这是私闯民宅知道吗?!少年一声破衣,十四五岁左右,看上去不以为然的样子,听着樱草骂他也就搔了搔耳朵,一脸无赖样子说:你管我呢,我还没走进去了,怎么着,你们苏宅的大门口还不许我睡啦?

你!你方才明明是想闯进来!真不要脸!樱草气急,脸色都涨的通红。

见苏桃时走了过来,少年眼睛一亮,笑嘻嘻的说:苏姑娘好啊,嘿嘿。樱草赶忙拉住苏桃时,气的丢了个石子过去呵到:谁准你看我家姑娘了!

少年嗤笑一声,满是污渍的脸色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慢悠悠的说:这眼睛长在我身上,你管得着吗?又接着笑咪咪的对苏桃时说:苏姑娘,我家朱老爷让我给你带个话儿,这个聘礼他都备齐了,求姑娘赏脸去朱府看一遭嘿嘿。

朱昼这厮知道姑娘不会赶小孩,居然找了这么个小无赖传话,真是可气!樱草气的牙痒,撸起袖子就要冲过去撕烂他色眯眯的眼睛。

苏桃时暗中拉住樱草的袖子,眼神一瞥,示意不要轻举妄动,缓缓开口道:你回去告诉你们老爷,苏桃时不会嫁给任何人,请他断了这条心思,免得乱了我们的名声。

那小孩听见后,两眼咕噜一转,竟又要开口,苏桃时拧眉樱草,关门!樱草得令后马上就把门嘭的一声关上了。

门外的少年连忙把手收回,这个樱草关门的劲真大,差点要把他手也夹上了。

想到任务没完成回去又得挨罚,少年咬了咬牙,伸长脖子大喊到:苏姑娘,我家老爷说这是最后一次,你不答应会后悔的!

里面没有动静,过了一会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,少年心里一喜,恐吓起作用了?里面的人没有打开门,而是隔着门喊了一声:呸,放屁,滚!竟然是樱草又跑回来了。

友情提示: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,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,希望本文您能喜欢,谢谢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top网文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心跳文学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